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春色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我的NTR史5~6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0 00:00:38   

    本帖最后由 heiyu11 于 2020-6-11 10:16 编辑

    我的NTR史5~6

    作者:heiyu11

    我的NTR史(5)殇

    与小慧的过往就像昨天的记忆一样歷歷在目,让我有种错觉,彷彿我们还在一起,明天依旧能见到她,拥抱她,亲吻她。

    我每天躲在自己的屋子裏闷闷不乐,父亲看了很着急,想了很多办法,也找了很多人问我原因,试图劝解我开导我。但我始终都沒有说出真相,只说是考后忧郁症。

    我也试图出去走走来缓解自己的的悲伤,但不管我走到哪都有小慧的影子,而当我来到一个沒和小慧来过的地方时,反而会更加难过,我无法忍受在那裏沒有我和小慧在一起的记忆。

    父亲看我每天这样,不知道听了谁的建议给我买了一台电脑,又装了网缐。于是我每天就变成了看漫画和动画。还別说,看动漫确让我心裏好受了很多。

    冷静后也能好好揣摩小慧的心裏,我觉得她不可能把我完全忘了,毕竟我们经歷了那麽多,她应该只是把那个学长当成了我,也许她见到我就会知道,她爱的人依旧是我。

    想到这我准备去找小慧,跟老爸说去看看未来的大学,也许会住一晚。老爸见我心情有所缓解也沒阻拦我,倒是给我很多钱,说想多玩几天也沒事。

    就这样,我坐上了前往我未来大学,也是小慧所在的城市的火车。我坐的週五清晨的火车,想着週五见到她,如果她能回到我身边或许週末我们还能出去玩。我乐观的这样想着,随着这种想法的不断加深,甚至觉得事情就会朝着这样发展。

    中午,火车准时到达,早起又做了四小时的车并未让我感觉到有什麽疲倦,从火车下来。给老爸发信息报了声平安,便出站,坐上公交车。沿途的景物如走马灯似的在眼前闪过,心裏反復排练这要和小慧说的话,随着公交车到达终点站,我的目的地也到了,那个曾经我与小慧都憧憬着的学校——北方理工大学。

    环顾陌生的校园,不知道为什么,让我有种亲切感。沒有过多停留,打听了下文法学院的女生宿舍位置,去踩了下点。又在附近吃口饭,便在教学楼与寝室的必经之路蹲守。

    我已想好一切可能遇到小慧的情况,比如,最好的情况她自己走或和同学一起;最坏的情况她和男朋友一起走。不管那种,我都想好了应对的措施,也有把握把小慧夺回来!我专注的看着来往的人群,默默的期待着那个熟悉身影的出现。

 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始终沒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在漫长的等待中我甚至不敢喝一口水,生怕上厕所时错过小慧,有时看到像小慧的女生也会过去拍下对方的肩膀确认一下。

    就这样,傍晚到了,校园的路灯陆续的亮了起来,路上的学生也越来越少,小慧依旧沒有出现。其实我是有小慧的电话号码的,但我始终沒有联繫小慧,我觉得出其不意的出现更能提高成功的几率,不能给小慧或者说她的现男友任何的准备的机会。

    可是,此时我的心裏就想长了草般的焦虑不安。难道小慧回家了?还是说和朋友出去玩了?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?想到这我已经下意识的拿起电话,拨通了小慧的号码。

    电话裏传出了待接的嘟嘟声。此时我只想听到小慧的声音,知道她平安沒事就好。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中,我却感到格外的漫长。

    “您好,你拨打的电话正忙,请稍候再拨。嘟嘟……”

    竟然拒接了,这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。小慧现在不方便接电话?我的电话是近几天才买的,小慧应该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才对,为什么要拒绝一个陌生号码呢?我又打了过去,这次依然是拒接,而且比上一次还要快。

    此时我的内心更乱了,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,虽然也在劝解自己是在胡思乱想,但心情始终无法平復。我试图冷静下来,给小慧发了个短信息。

    “我是沈宇,有点唐突,方便接下电话吗?”为了能得到回復,我觉得还是报出自己的身份。

    大概等了两三分钟左右,我收到了小慧的回復。

    “现在不方便,有机会我联系你。”

    看到信息,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几次编辑了信息,但始终也沒有按下发送键。我太重视小慧了,生怕走错一步失去挽回她的机会。

    我呆呆坐在长椅上,手裏攥着手机,想着小慧是不是一会儿就能打电话联系我了,或者能等到她回宿舍,我不敢离开,也不想离开,就这样傻傻的坐在那裏……

    天空渐渐的显出鱼肚白,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一夜,始终我也沒能等到小慧,当然电话也沒有。渐渐的路上又出现学生,我看了下时间,6:30。也许我该回家了。

    我走到公交车始发站,坐上还在等待出发的公交车,两眼呆滞的看着窗外。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——小慧。我从座位上弹起就准备下车,但这时我却注意到小慧旁边还有一个男人,高大魁梧。本来两人直间有段距离,这时男人却接近小慧并搂住了她的腰。小慧沒有任何的抵触,头也靠向了他。

    我腿一软又坐回了座位,这时公交车也缓缓的启动,前进的方向正巧是他们的方向。公交车行驶的很慢,我看着他们身影渐渐变大,五官也越来越清晰,我打心里希望男孩比我帅一点,这样也能给失败的自己找到少许藉口。当我就要看清男生的五官时,眼睛却终于湿润了模煳了一切。

    我拼命的擦着双眼,但泪水却不由自主的从眼中涌出来,在我终于控制住自己时,也正是与他们交匯的一剎那,我看到一张黝黑普通的脸正吻着那张让我荤香梦谣的娇美容颜。吻毕,听见。

    “一会餵饱你下面的小嘴。”

    我大脑一片空白,但还是呆呆的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,只见他们拐进了一家廉价的旅店……

    回到家,老爸并不在,我直奔房间,胡乱的脱下外套就躺在床上。头好痛,我只想睡一觉,忘掉这一切,或许我现在就在梦裏,醒来后一切就又会恢復正常。

   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,很奇怪并沒有做梦,或许是太累的关系吧。听见厅裏传来新闻联播的声音,走出房间看见老爸果然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。

    “新学校怎麽样?玩的开心吗?”老爸看见我出来向我问道。

    “那麽回事吧。”我简单的回了句。

    老爸见我心情并沒有太大好转也沒在说什麽,让我去洗把脸就给我热饭去了。

    简单的吃了一点饭后,我便又躺回床上。脑子不受控制的闪着之前看到的画面,彷彿又听见那句“餵饱你下面的小嘴”,在回忆起之前小慧与我的新婚之夜约定,不禁攥紧了拳头!

    骗子!贱人!明明跟我说要婚后性行为的,却那麽简单的给了那个男人!此时我的愤怒已经盖过了所有其他的情绪。后悔沒有在高中时沒有强上了她,亏我还幼稚的与她做约定。贱人!那男生长的那麽一般,果然是被他的肉棒征服了吗?

    不由自主的想象着小慧被那男人征服的画面。绝美的娇躯被那黝黑健壮的身体肆意的蹂躏,粗糙的大手将小慧的乳房抓揉成各种形状,粗壮坚挺的阳物在小慧的小穴裏任意的抽插。男人像一只狂野的勐兽在小慧冰玉般的娇躯上放肆,毫不怜香惜玉!小慧毫无顾忌的大声呻吟着,声音略带痛苦,但更多的着是享受。对,这就是贱人该有的样子!

    想到这我感觉下体已经硬了起来,我认为这是我已经释怀了的信号,她已经不纯洁了,已经不适合我了!我还是处男当然要找一个处女。

    “贱人!”我竟然我竟然下意识的说了出来。

    就该找一帮人强奸她,侮辱她!我想象着曾经看过色情小说的情节,把女主角换成了小慧的模样。小慧被一群人围着,撕扯她的衣服,数只大手抓向她的各处,水嫩的小嘴被所有的人都吸吮了一遍,身体各处留着抓痕,裸露的小穴早已被粗糙的手指抽插。她只能无助的淫叫,但很快小嘴就被肉棒堵住,小穴里也在不是由手指在抽插。尤美的娇躯上沾染了各种污秽的液体,嘴与小穴不断被射精再插入。她就是公厕,可以被任何男人享用宣洩的公厕。

    此时我早已手淫起来,想象着他充满精液的小穴喷射了出来。压抑了这麽久的情绪彷彿随着我的喷射一起倾泻而出,畅快而已疲惫。

    我简单收拾了下残局便又趟下来,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  不出意料的,我做梦了,梦裏小慧依然被一个男人蹂躏着,小慧的表情妩媚而又淫荡。那个男人好像是我。随着小慧被不停的抽插,那个男人又变成了她的现男友。而我的视角却变成了我自己。我走过去,并不打算阻止他们,双手摸向小慧的酥胸,嘴贴向她的唇,但手与嘴的触感并不真实。突然视野急剧的收缩,我使劲的睁了下眼睛,醒了过来。

    清晨,窗帘上印着阳光的温润。我静静的躺着,感受下体坚硬如铁,心也如下体一样坚硬。我不会放弃,不会放弃小慧的身体。我要佔有她的身体,不再参杂感情,得到她,并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抛弃她!我要把我失去的得回来,并让她感受我所承受的痛苦!我要復仇!

    我的NTR史(6)啓蒙

   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当然我的NTR也不可能凭空出现。起初我也是完全接受不了,慢慢的到“想一想还是蛮刺激但现实不可能”,再到“撸时想超爽射后不想想”,最后“撸前想时爽撸后想想也挺爽”的程度。现在的我大概是只有NTR能让我提起兴趣的阶段。

    假期期间,大部分都沉浸在失恋的忧郁当中,那时大家都用QQ,我几乎几天就要改一次QQ心情,偶尔在QQ空间发表一些时而悲伤欲绝、时而义愤填膺、时而看破红尘,最多的还是莫名其妙的文字。

    偶尔会有同学来我家找我,我爸每次都会热情的招待,并让他们常来多陪陪我。其中来的次数最多的就是刘卓那小子。

    说起这小子,初中与我同班,高中同学不同班,倒是和小慧同班。刘卓戴一副超厚的远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,但此人不能笑,倒不是他笑起来难看,牙也蛮整齐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此人就是不喜欢刷牙,一笑起来一排整整齐齐金光灿灿的大黄牙能晃瞎人的双眼,最让人接受不了的事这厮竟然一颗蛀牙都沒有。此时这厮就在咧着他那一嘴的大黄牙,吐沫横飞的试图让我加入天主教来挽救我。刘卓一家子都信天主教,他也是从小在天主教堂泡大的,本该和我们一样高考的他并沒有参加,而是拿到高中毕业证就一心在教会等待去神学院的名额,都等了一年了,他倒是一点都不急的样子。大家一定认为此人一定是一个虔诚且博爱并不苟言笑的天主教徒。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,虔诚应该是肯定的,毕竟从小就受此熏陶,博爱应该只有异性而已,因为此人在男性和女性面前完全判若两人。大多女生对他的评价都不错,对于为什么至今他都沒有女朋友,应该是被他那一口整齐的大黄牙劝退了吧,也可以说至今也沒有一个女生让他放弃他那口大黄牙。对于男生对他的评价到出奇的一致,一个字——狗。这小子冲男生借钱从来就是肉包子打狗——有去无回啊,就算逼到他家门口他也就是最多还一半。至于不苟言笑就完全沒有了,其他日常看起来他人大家麽什么区別,也是嘻嘻哈哈的与大家打成一片。但自从他平凡的来我家后我却发现了他的另一个秘密,那就是——好色。

    他来我家总是坐在电脑前,边玩电脑边和我聊天,我基本都是依靠在床上,而在我的视角恰恰看不到电脑屏幕,而我知道他对于电脑的知识要比我丰富的多,也沒在乎他用电脑在做什么。而就在我一天打开浏览器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网址,好奇的点了进去发现是一个色情小说网站。毕竟我也是一个处于正常青春期的血性方刚的男生,对这个必然有着极大的兴趣,毕竟之前只租看过色情小说,还从未想过会有专门的这种网站。我随便点了一片篇文章看来起来,那是的文章写的真的不赖,H内容都是徐徐展开,虽然情节还是有一些夸张,但基本还算蛮强合乎情理。

    自从打开了这扇大门,我便有新的兴趣,一有时间就会沉浸其中,慢慢的我发现我对第一人称为女性的及其感兴趣,那时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,但经过反復的思考我对自己是一个直男还是蛮确定的。慢慢的我对女性第一人称的痴汉文又特別感兴趣,再后来是乱伦,当然第一人称也是女性,这些女主角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象成小慧。直到我看到了胡作非的文章才算锁定了我的最终性趣,而且从此无法自拔,渐渐的我喜欢的第一人称也不再是女性,而是那个被带绿帽子的男友。

    此时我还只是“撸时想超爽射后不想想”的阶段,我对自己的兴趣也是充满震惊和恐慌,特別是撸后尤其严重,但除“圣人期”的其他大部分时间,我还是对绿帽文超感兴趣的。但那时的我也就觉得想想就好了,从来也沒想到现实中会实现,也沒想到自己会打破“圣人期”的那道圣光。

    “你让我和刘卓……”小慧一脸惊讶的看着我。

    “刘卓不可以吗?”我用手环住小慧的脖颈,在她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。

    “恩~关键我们都太熟了,而且他的牙……”小慧媚眼微密,稍许动了情。

    我的手抚过小慧的锁骨继续往下,停留在她圆润的酥胸上,轻轻挑拨着她的乳头。

    “就因为我俩都熟悉才更刺激嘛,如果他洗牙而且保证每天都刷牙呢?”

    我的另一只手拿起小慧的手,拉向我的下体,小慧触碰到我坚硬的肉棒便顺势的轻轻握住。

    “这麽希望我被他上吗?”小慧感受到我的反应问道。

    松开她的手摸向小慧的小穴,果然也已氾漤成灾。

    “看了宝贝也很期待啊,都湿成这样了。”我坏笑着说。

    “还不是你挑逗我,变态老公!”小慧故作生气的说。

    我继续爱抚着小慧成灾的小穴。

    “宝贝让刘卓操你好不好,老公喜欢宝贝让別人操。”我亲吻着小慧的脖颈。

    “恩~好吧,谁让我老公喜欢戴绿帽子呢。”

    “那你喜欢给老公戴绿帽子吗?”我用手值轻轻的摩擦着小慧的阴蒂。

    “恩~恩~喜欢~老公,我想要~”

    我起身压向小慧的身体,小慧配合的讲两腿分开,我将肉棒慢慢的送进小慧的小穴。

    “啊~”小慧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。

    “宝贝要被陌生的肉棒插进去了,开心吗?”

    “恩~小慧要被刘卓操了,小慧要给老公戴绿帽子了,啊~老公喜欢吗?”

    “喜欢,喜欢死了,老公爱死现在的慧慧了。”

    小慧的阴道现在变得丝滑无比,柔软有富有弹性,可见小慧也是格外的动情。

    “亲爱的小穴变得好滑啊,是不是也喜欢被別人操了?”

    “恩~喜欢~喜欢被別人操~喜欢给老公戴绿帽子~啊~啊~快点老公~喜欢要来了~啊~啊~”

    听了小慧的话,我开始加速,感受到小慧的阴道剧烈的收缩,我知道她高潮了。

    我缓缓的拔出肉棒,躺着小慧身边。

    小慧疑惑的问道:“你不射吗?”

    “我想留到亲爱的被刘卓操完那天再射。”我抚摸着小慧的头髪说。

    “憋死你个坏老公,就知道让自己的女朋友给別人操!”小慧故作生气的道。

    “亲爱的也喜欢吧,刚刚明明那麽多水,明显你也超兴奋啊。”

    “才沒有,才沒有,坏老公!”恼羞成怒的小慧开始用手掐我。

    我赶紧起身,开始反击——开始抓小慧的痒。

    “有沒有?有沒有?明明刚刚那麽兴奋!”

    小慧本来就是超怕痒的那种,很快的就败下阵来,开始求饶。

    “有~有~哈哈~別抓了~哈哈哈~”

    我停止了攻势,顺势抱住小慧说。

    “说真的,亲爱的应该是喜欢的吧?”

    小慧将头埋进我的胸口说。

    “讨厌,老公明知故问,还不是老公让我变成这样的,本来人家还能控制的,都怪老公天天让我被別人操,害的小慧也总想被別人操了,都怪你,都怪你。”

   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,遥想一年前我都不敢想还能和小慧在一起,更別还能实现我的绿帽梦了。或许这都是天意吧,如果我和小慧不分手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的彼此的另一面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